当初去泰国适逢其事,曼谷街上的出租车内,十辆有七八辆装满鲜花贴着照片。我出生的国家出生的时代让我无法理解这种强烈的个人崇拜。但是我记得,当我以为路边免费派发的饮料只提供给身穿黑衣的本国人时,有个姑娘向我不停的招手,示意我过去取饮料,那一刻,我确实有点钦佩。平等,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,但一直有人在为此努力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Pino-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