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个时候

那个时候,我很难受,已经不知道能想些什么
走在逆行的路上,迎面往来的人
哪怕擦肩而过
只觉得行走在一个异空间
听不清声音,看不清人脸,一脚一脚,无力又疲惫
两边太阳穴,不停跳动
牙,咬得越紧,突突突的轰鸣越响
感到了晕眩,舌根处愈发苦涩
想哭,努力闭上眼睛又睁开
酸疼得厉害,却不能有一滴眼泪
(那个时候,好想哭)
坐在一个阴暗些的台阶上,拿出手机
愣了很久才发现
长长的通讯录,连一个想打的号码也没有
其实我已经忘记了
一个人,应该怎样去添伤口
2014.9.18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Pino-Q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