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宅就在我家边上,或者说,家里的房子就是拆了老宅的客堂空出了地造起来的,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。青砖白墙,雕花的梁。客堂正梁原来刻着状元及第,红色的漆。惊叹的是一拆再拆,尽管残破,老宅依然是老宅。小时候家境困窘,在老宅客堂住过长久日子,又阴又潮透风漏雨,苦不堪言,但确实庇护了我的幼年生活。如今回头望望建造得越来越近的小区高楼,调侃调侃日新月异的房价,忽然想想“家”这个字眼,不由得叹口气。【随笔】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Pino-Q | Powered by LOFTER